用户名
 
  • 新闻资讯
  • 浙江纺企“成本劫” 热炒的棉花 歉收的棉花
发表日期:2010-02-24   字体:  

“2010年困扰棉纺织行业的问题会很多,比如棉花价格上涨对企业的影响会很大。”仿佛是为了验证这种压力,虎年伊始,不少浙江棉纺织企业发展的基本现状正在印证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会长徐文英的这一预测。

  当订单刚刚开始增多、利润刚刚有点起色时,另一个对棉纺织企业有着重要影响的压力已经在不露声色中显现了出来。

  棉价凶猛

  石河子垦区坐落在天山北坡,是新疆重要的优质商品棉产区,这里每年出产的棉花数量可以占到新疆棉花总产量的10%左右。

  4年来,在石河子念大学的杭州小伙成徐几乎每个10月都会来这里参加采棉花劳动,在他的印象里,像去年那样新棉刚刚采摘就面临各路棉商追击的情景自2007年以来还是第二次看到。

  “场主把绝大多数新棉卖给了当地一家棉麻公司,收购价要低于外地棉商的出价,但还是比之前的价格高出了1倍多。”成徐告诉《市场导报》记者。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当四面八方的棉商沿着兰新铁路蜂拥而来时,整个国内棉花市场的多米诺骨牌也在瞬间被推倒,随之而来的,是棉花价格的节节攀升。

  仅以国内328级棉花现货均价为例。2月24日,其价格已达每吨14962元,和2月10日每吨14912元相比上涨50元。至此,价格已连续5个月上扬。而来自2月25日的最新数字则表明,这种上涨的势头仍在继续。

  冀鲁豫地区328级平均棉价每吨14948元,东南沿海地区达到每吨15041元,长江中下游每吨14891元,西南、西北内陆以及北方地区的棉价也都超过了每吨14000元。而在现货价格上涨的推动下,国内三家期货交易所之一――郑州商品交易所棉花期货的最高价也已高达每吨15890元以上。

  “如今是拎着现金也难收到棉花。”身在新疆石河子的富阳人黄锦华告诉导报记者,之前金融危机使得棉花滞销,随着棉价上涨,不少棉农又开始惜售。而一些在当地种棉的浙江人,也着实尝到了甜头。黄介绍,自己的一个朋友去年初在石河子承包了万亩棉田,秋收时亩产300公斤,按照每亩成本1200元折算下来,赚头也可谓不小。

  “不仅种棉,还有做棉花加工、纺织的等等。”在黄锦华的印象里,去年下半年以来,缘起高棉价,大量浙江民资撤离煤矿和房地产转战棉花市场。作为全疆最大的棉纺基地,仅石河子一地,除了浙江弘生集团、浙江雄风控股有限公司等一些大企业之外,进入其间的浙江人就难以计数。

  “今年棉花形势应该也不错。”黄认为,国内纺织品市场回暖、企业生产恢复和补库需求、棉花减产等都将会是棉价的支撑。更何况,还存在一个促使棉价上涨的最大诱因:目前国内棉花市场的巨大供需缺口――根据统计,去年国内棉花产量约680万吨左右,较上年度减少70万吨,降幅10%,从需求情况看,预计2010年产纱2500万吨,需纺棉1300万吨,产需缺口达620万吨。

  目前,尽管有人对棉花形势充满了期待,但对于处在棉纺产业链条最末端、正艰难复苏的纺织企业来说,上涨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纺企“生死时刻”

  “目前的价格已经突破了我们的心理价位。”面对高棉价,杭州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纺企负责人告诉记者。

  数字显示,去年9月初以来,籽棉收购价格最初在每斤3元左右,11月初,标准级棉花收购价格已升至3.5元,仅低于2003年3.6元历史最高价位。而从3元涨至3.5元左右的棉花价格最直接的结果就是让纺企的皮棉加工成本蹿升至每吨14200元以上。

  通常情况下,棉价每吨13700元为棉纺行业的盈亏平衡线,如今,超过14000元的价格正在一点一点地“吃”去纺织企业仅有的利润。

  “刚从金融危机中缓过神来,就掉到成本劫中。”上述负责人说,企业出口订单一般是提前三个月签订,产品价格按涨价前计算,涨了以后订单产品价格不能涨,这样一来,亏损是肯定的。在他看来,如果棉价依旧高企不下,一些小的纺织企业将再次迎来“生死时刻”。

  而实际上,也不仅仅是棉花,去年下半年以来,其他棉纺原料价格同样应声而涨。

  余杭区是浙江家纺产业块状集群之一,类似的提价在这里的家纺企业中体现得格外真切。

  “尽管区内企业的用棉量不是很大,但仍然能够感受到棉价上涨带来的压力。”采访中,余杭家纺行业协会秘书长王敏红告诉导报记者,区内一些用棉的家纺企业主要是从江苏北部南通、张家港等地方进棉纱线,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已经陆续有厂家提高了棉纱线价格。

  而在杭州奥坦斯布艺有限公司总经理葛海华的印象里,近几个月来,人造纤维等原料价格同样有不同幅度的提价。“比如棉型涤纶短纤价格2个月内每吨就上涨了几百元,对企业利润的影响较大。”

  原材料的上涨不仅吞掉纺织企业的利润空间,更减缓了企业加快技术改造的速度。在宁波,不少细纱机主机厂已经明显感到棉纺织企业购买细纱机的热情在降温。即使已经签订合同的企业,也因为资金吃紧放慢了提货的速度。“主要就是棉花涨价的影响。”一位细纱机主机厂销售部负责人称。

  如今,一面是原料压力越来越突出,一面是下游价格上不来,所有的成本压力也只能由纺织企业自我消化。

  “在棉花流通领域中,纺织企业属于下游企业,目前的高价棉花对于我们下游企业压力比较大,我们只能挖掘自身潜力,调整产品结构,增加产品附加值以缓解高价棉花的压力。”对此,湖州蓝天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明青坦言。

  而奥坦斯的做法也颇为相似。包括将一些新工艺、新花型应用到产品上,以及为产品开发更多新功能等等。“消化高成本的同时,我们也尽力做到不涨价。”葛海华告诉导报记者。

  压力无处不在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拥有如此这般消化高成本的能力。

  “我们不可能像大型棉花贸易企业那样,通过期货市场套期保值,所以只能自己消化成本,而一旦无法消化,剩下的只能是向下游产业链转移。”萧山一家纺织企业的负责人表示,公司的财务报表表明,高价运行的棉价正在给他们带来重压,“剩下来的只能是提价”。

  事实上,提价的想法也在不少企业中出现。但对于刚从危机中走出的纺企而言,这样的提价能否被市场接受,却仍然不得而知。

  于是,更多的人开始寄希望于借助政府的力量。

  实际上,从去年10月以来,国家已开始不断抛售国储棉以平抑棉价,但于这样的抛售,不少业内人士并不看好――统计显示,每年国内棉花用量在1000万吨以上,而抛储只能暂缓市场紧张局面。

  如今更令人揪心的是,业内纷纷预测,面对减产预期和较大的供需缺口,后市棉花价格将进一步保持强势。

  无奈之下,不少企业调转方向,将目光瞄准了进口棉。“现在很多企业用的原料都是进口美棉,质量较好,价格也还公道。”葛海华说。但目前面临的问题是,并不是所有的纺织企业都能争取到棉花的进口配额。

  记者了解到,按照惯例,国家发改委会在年底或次年初发放一批89.4万吨的关税内(1%的税率)配额,此后根据市场需求在次年4月前后增发一次滑准税配额作为补充。如今,2010年第一批棉花进口配额189.4万吨已经发放,包括入世承诺的进口关税配额89.4万吨和滑准税进口配额100万吨,但俨然“粥少僧多”。

  在一些专家看来,如果大量进口棉花也会带来一些问题,诸如会对国内棉花市场形成冲击。“且配额只能短期内缓和供应偏紧的局面,不能从根本上扭转供需失衡的格局,未来棉价易涨难跌的趋势仍将持续。”

  而时至今日,各种各样的压力也在进一步得到验证

  根据工信部、商务部等部门预计,2010年的纺织形势不容乐观。去年“虽然国际订单略有增加,纺织品服装出口同比仍是下降的”;今年“由于国内外棉花价格存在较大差距,纺织企业成本较高,行业竞争力减弱,爬坡依旧艰难”。

  或许,也只有等到棉花市场深层次矛盾解决的那天,负重的棉纺企业才能解开枷锁,轻装前行。

 

主办单位:中国纺织机械协会 联系电话:58221177
京ICP备10211429号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